那么好看的画!奶奶说,宝军画了一

2017-10-13 03:13

我经常怀念过去,怀念我的童年。因为我还有一双灵活的脚,别人能做的,我几乎用脚都能做到。我会用脚写字、用脚画画、折纸,那么什么游戏我都玩过,什么活动都参加,爬山、游泳、打鱼一样没少过

宝军常怀念起10年前双脚还能跑的时光,奶奶也记得,并为有这样的孙子而自豪。

说来奇怪,小时候,他的手破相(残疾),走路摇摇晃晃,却能用脚给人点火柴,还能用脚穿针绣花,说出来谁能相信呀?

八九岁,因为双手残疾,他没能去上学,看到小伙伴拿着笔写字,回家后就用脚夹根筷子,在地上写写画画。10岁时,他有机会去学校,地板就是他的写字板,上课第三天,就学会了用脚写字。

哎呀,他那双脚怎么那么灵巧,能画出那么好看的画!奶奶说,宝军画了一只公鸡,颜色非常好看,就跟真的一模一样,村里的老人争着来要。很多老人看着这幅公鸡图,都开玩笑,难道宝军是妖精啊?用脚都能画得这么漂亮。

那些获得长辈们夸奖的画作,还有许多仍被奶奶贴在墙壁上,有小动物、风景、楼房,有客人来,老人都要跟他们夸一遍孙子小时候的杰作。

她最自豪孙子还会用脚穿针引线。那是初二时,学校布置手工课作业,用大麻袋缝制画(类似绣花)。宝军回家取来毛线和大头针,端坐在凳子上,不仅用双脚穿好了线,还像模像样地缝出了一幅画。是一栋大房子,还有好几层楼。奶奶事后才知道,老师本来是没让宝军交这份作业的,是他不服气。这幅大房子还被评上班级第二名。

初二下半年,宝军上厕所时,脚被绊了一跤,身体撞向墙后,又落到水泥地上,人晕了过去。第二天醒来时,他发现自己再也站不稳,即使勉强站起,也无力迈步。

家人四处寻医,医院曾鉴定为脊椎神经受损,治疗需要两三万元,这个数目对当时他们家来说是个天文数字,他们只能选择放弃。那时,我看到爸爸的眼睛都红了,他可能是哭了。从此,宝军离开学校,现在连站也站不起来了。

我一年到头都在房间里,常常一个人静静躺着,只剩孤独与我相伴,又不想把想法告诉家人,怕他们担心。宝军还有个小自己一岁的弟弟,他和父母都去浙江打工了,是奶奶一直照顾着他躺在床上的日子。

奶奶担心自己不在后,没人照顾孙子,宝军一直愧疚自己连累了年迈的奶奶,祖孙其实想一起一走了之。那阶段的日子,宝军说,他其实连死的力气都没有。祖孙抱头痛哭,最后又相互安慰。还没有找到网店那份工作前,支持他活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心疼他的奶奶。

宝军说,小时候父母就不在家,已经60岁的奶奶一次又一次地带着他四处寻医,想治疗他的双手,每次去泉州,等很久才有一趟车,那时到泉州西门下,奶奶背着我去二院、去人民医院。后来他的双腿也不行了,奶奶已经80岁了,抱我上厕所时,我能听到她的心跳得很快,满头大汗。

为了奶奶,宝军告诉自己,一定要坚强起来,不能让疼爱他的奶奶伤心。